· 人物春秋

历史上为什么说北魏孝文帝是最痴情的皇帝

时间: 2017-07-10 11:23:20

人间自是有情痴,皇帝也不例外。北魏孝文帝元宏的一生对推进鲜卑族的汉化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,不啻为一代英主。无奈遇人不淑,栽在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手中。冯润是孝文帝的皇后,她不但私通内侍,淫乱后宫,还用巫蛊之术诅咒孝文帝。即便如此,痴情的孝文帝仍不忍心废后,最终这位痴情男子为情所苦,年仅三十三岁便在失意苦闷中早逝了。

初入宫廷便惨遭毁容

对一个生活在宫中的女人来说,脸就是你最大的资本,要想让皇帝迷恋你,首先要有沉鱼落雁之貌才行,然后才谈得上什么才艺双馨。冯润小名妙莲,就像这个美丽脱俗的名字一般,冯润自幼就生得清丽动人,眼波流转间透出一股摄人的魅力。而且,她是冯太后的侄女,而这位冯太后在孝文帝成人之前一直是北魏政权的实际掌权人,是一位雄心勃勃的女强人。她将自己的侄女送进了宫,很快就做了皇后。

冯润进宫后很快就俘获了孝文帝的心,加上有冯太后做靠山,本来可以一劳永逸地稳坐皇后之位。可是,天妒红颜,倒霉的冯润进宫不久就得了一种类似牛皮癣之类的皮肤病,只得被隔离诊治,无奈地住进了尼姑庵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祸让冯润心如死灰,皇帝身边本来就佳丽如云,自己这一走,随时都可能被他人取代,而且,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,即便是好了,也可能就此花容全毁,再也无缘伴君身边了。当时,受打击的不仅是冯润一个,冯太后也很失望,自己看好的一个棋子就这样毁掉了,无奈她只有重新扶植一个了。于是,冯太后又将冯润的妹妹冯清送进了宫,企图作为冯家势力的新代言人,可她还没来得及扶冯清登上后位,便一命呜呼了。不过,冯清最终不负所望,在孝文帝为冯太后守丧满之后,便被立为了新皇后。可是这个冯清和姐姐冯润不同,虽然也是才貌双全的佳人,却性格执拗固执,不懂得变通。这对善于开拓创新的孝文帝来说简直是冤家对头。

1.jpg

网络配图

孝文帝是一位史上罕见的开明皇帝,他虽是鲜卑族人,却一直崇尚汉族文化。在他亲政之后,便大刀阔斧地推行了一系列汉化政策,极大地提高了鲜卑人的文化水准,推动了少数民族和中原汉族的融合。不过,在这些政策的推行过程中,必然受到很多因循守旧势力的阻挠,这其中就有很多鲜卑贵族,包括这位年轻固执的皇后冯清。

在一系列汉化政策中,移风易俗最为困难,因为一个民族的风俗习惯都是经过长久的历史积淀形成的,很难人为地改变,但是,为了国家的长远发展,孝文帝还是颁布了一系列改革措施。例如服饰的改变,要求鲜卑贵族作为表率改穿汉服,而且要说汉语,禁止说鲜卑语,除非是三十岁以上的人,可以慢慢学习,不必立即改变。消息传到后宫,皇后冯清一听便生气了,她素来不过问政治,改革什么的她并不关心,但这次连她的穿衣打扮都要受到限制,还要说汉语,她一时觉得很屈辱。因为在她的审美中,胡服远比汉服漂亮得多,自小都说鲜卑语的她竟然要改口学汉语,让她觉得非常郁闷,而且有些莫名其妙。她本来觉得自己贵为皇后,如果抵死不答应,也许会得到特许,可是她低估了孝文帝的决心。在励精图治的孝文帝眼里,改革势在必行,而且必须从贵族开始。再加上当初那个倒霉的冯润已经病愈了,她看准了冯清和孝文帝之间的嫌隙,所以积极地筹备二次进宫,准备重新夺回皇后之位。

再次进宫夺回皇后之位

冯润确实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人,她虽然比较倒霉,在最佳的时机得了一场最不该得的病,被迫离宫,险些就此退出历史舞台。但是命运最终还是给了她一个翻身的机会,而她就不顾一切地抓住了这个机会,上演了一幕华丽丽的二进宫。在她养病期间,同父异母的妹妹冯清取代她做了皇后,但是她了解妹妹的个性,知道她并不懂得如何笼络男人。果然,事情不出她所料,在推行汉化改革之时,倔强的妹妹并不懂得从大局出发,而是任性地和孝文帝对着干,让孝文帝伤透了脑筋。

正当他们感情出现裂隙的时候,冯润就托人向孝文帝捎口信说自己已经病愈,而且极力地铺陈自己对孝文帝的思念之情,希望唤起孝文帝的念旧之情。孝文帝本来就是个痴情种,当年冯润的突然离宫让他黯然神伤了好久,思念之情一直没有断绝过。现在又遇到了一个倔犟任性的冯清,自然让他更加怀念温柔体贴的冯润了。

于是,孝文帝便打发了几个大臣去探视冯润,看看究竟。这些人一去自然就被冯润贿赂了,回来都是满口好话,说冯润不但身体健康,而且大病之后更添了几分姿色。于是,孝文帝更加迫切地想要见到冯润,很快就将她接进了宫中。

2.jpg

网络配图

进宫之后的冯润比当年更要成熟了,也更加珍惜这次机会,于是,她便使出了浑身解数讨好孝文帝。据说,她曾想出一个妙招,就是将麝香粉末撒进肚脐眼里,于是通体散发出一股香味。当时还没有香水一说,孝文帝觉得很神奇,冯润就骗他说自己大病之后便开始有了奇妙的体香。孝文帝信以为真,越发宠爱冯润了。冯润这次进宫后不久便被封为左昭仪,地位仅次于皇后冯清,但是,她并不满足于此。在她看来,自己进宫在先,要是不得那场病,现在的皇后哪里轮得到妹妹去当。于是,她进宫前立志要夺回本属于自己的后位。所以,进宫之后,她仗着孝文帝对自己的宠爱根本不把冯清放在眼里,还处处在孝文帝面前说皇后的坏话。孝文帝本来就因为改革的事情对皇后不满,加上冯润的耳边风,更是对冯清日渐疏远了。

有一天,孝文帝在皇宫举行家宴,可是发现皇后竟然没到场,便三番五次地派人去催。最后,皇后气冲冲地来了,众嫔妃起身跪迎,可冯润却只是欠了欠身就自己坐了回去。大家都知道这是有违规矩的,但是也不敢做声。因为皇后之所以不愿前来,就是不想见到姐姐冯润,现在冯润竟然公开挑衅,更让皇后丢尽了面子。孝文帝看情形不对,便出去打圆场,赔着笑脸请皇后入座。没想到这个冯清不懂得见好就收,给台阶不下,反而要将事情闹大,故意说:我不愿意和骚狐狸同坐。这是故意讽刺冯润,因为她用体香来迷惑皇帝。可冯润也不甘示弱,当场就诘问皇后所指是谁。眼看着两个女人的战争一触即发,孝文帝夹在中间很是尴尬,赶紧喝止皇后。皇后一听,孝文帝竟然向着冯润,更加生气,想起冯润进宫之后自己渐渐受到冷落,一时委屈,也不顾场合,冲着孝文帝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声讨起来。看着皇后如此不知轻重,当面数落自己,孝文帝颜面无存,加上当晚一阵枕边风,孝文帝第二天就下旨废掉了皇后。于是,冯清只得削发为尼,在瑶光寺里伴着古佛青灯过完了寂寥的后半生。而这场后宫之战的胜利者冯润又重新坐上了皇后的宝座。

痴情总被薄情负

虽然成功地夺得了皇后之位,冯润的生活却并不如之前幸福,因为在太和二十一年(497),雄心勃勃的孝文帝准备领兵出征,向齐国宣战,进一步向南扩张领土。而这一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班师回朝。冯润正值青春年少,难耐深宫寂寞,便斗胆将自己的情人,就是那个曾为自己治过病的高菩萨秘密接进了宫,假充宦官,在内廷给他安排了个差事。从此,两人便在宫中肆意作乐,而在外征战的孝文帝却一无所知。

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才使得这一丑闻最终传到了皇帝耳中。冯润有个弟弟叫冯夙,他喜欢上了孝文帝的小妹妹彭城公主。可是冯家的人一向得势,在朝野横行妄为,声名狼藉,彭城公主并不愿嫁入冯家。前去提亲的冯润碰了个钉子之后并没有罢休,当时孝文帝在外打仗,她便自作主张,定下婚期,想要强迫彭城公主下嫁冯夙。可怜的彭城公主走投无路,只能赶去汝南找哥哥做主。当时,孝文帝因为征战积劳成疾,又听到远程赶来的小妹哭诉苦衷,才得知自己走后后宫发生的诸多事情。起初他还不相信自己那么深爱的皇后会给自己戴上绿帽子,以为是小妹因为私怨而编造的,但是,纸包不住火,冯润的奸情最终还是败露了。

3.jpg

网络配图

冯润得知彭城公主赶去军中告密后便写信前去试探。试探不得,她甚至请巫师在后宫诅咒病中的孝文帝早死,手段阴险狠毒,丝毫不顾夫妻之情。孝文帝回到洛阳后很快便证实了皇后的罪行,伤心绝望的他处死了奸夫,但是想起往日的甜蜜,他还是对冯润下不了手。尽管身边的人一直劝他早点处死这个水性杨花、不守妇道的女人,可痴情的孝文帝总是顾及旧情,连废掉皇后都不忍。直到临死之时,他才对自己的弟弟彭城王和北海王说:皇后失德,但我不忍杀之,恐怕我死后她会干预朝政,所以等我死后,就让她自尽,还是以皇后之礼厚葬吧。

所以,孝文帝直到死也没有处死冯润,尽管她背叛了他,让他成为世人的笑柄,他始终念及旧情,即便是失望,悔恨,始终难以消除心底那份眷恋。直到孝文帝死后,冯润才被北海王赐毒酒而死,尽管她根本没有做到母仪天下,但还是按照皇后的礼节葬在了长陵。

热门新闻
频道推荐
精彩图文